L'isle joyeuse

灣家人。

想到什麼就放什麼,廢話很多

但很常會忘記要除草(。

無題

這次就...聽音樂說故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琴弓猛力擦過弦上所飛揚的松香粉末,一點一點地隨著激昂而撕裂的樂聲落在緊繃的心上,此時此刻我拿著琴盒的手微微顫抖著。逐漸加速而愈加複雜的音群、一上一下來來回回顯得忙碌不已的手、在琴譜上數張空白的五線譜--什麼時候開始你不再與我共同練習二重奏,而是將自己關在小小的練習室裡?


我以為,彼此的默契早已使我們不需太多的言語便能理解對方心中的想法。


許久未見你那凜冽專注的神情,也許久未見平日總是帶著笑意的眼,唯有緊皺的眉頭隔著門上的方型玻璃窗依然清晰可見。滲著冷汗的手撫上鐵製的門把,卻遲遲沒辦法向下一壓,反而是頭先往前一倒無力地貼在冰涼的門板上。


冷靜不下來,如同在門另一邊那愈發激烈而不時傳出令人焦躁的小岔音,也如同那一晚緊緊交纏在彼此身上的黏膩炙熱與紛亂氣息。


放下握在門把上的手,我站在門外拿起琴,尋找著能與你進行對話的小節與樂句--你總是選擇獨自面對,而我只能以另一種熟悉的語言與你共同分擔。


或許說不上分擔,一切都只是自作多情罷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其實這是兩星期前期中考時寫的小段子,可是,我明明是要寫兩位小提琴二重奏萌萌的學弟阿,怎麼會變成這個風格QWQ(還問)

然後社團學姐說很想把這篇小段子拿去畫,我受寵若驚啊!!!!!!可惡好想知道學姐會畫什麼XDD

然後我一定要改改只在期中考跟期末考寫小段子的習慣XD



评论
热度(3)

© L'isle joyeu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