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le joyeuse

灣家人。

想到什麼就放什麼,廢話很多

但很常會忘記要除草(。

《花》



就...最近有點想寫以「花」作為主題的...小段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一朵將耀著銀色光芒的六重花瓣,金褐色的花萼之下沒有任何支撐,她收起張狂艷麗的姿態,獨自靜靜地睡在漆黑狹隘的空間裡。


清脆的喀啦一聲,並非飄盪、也並非懸浮,她逕自在一股划破空氣震耳欲聾的那聲熱流中的高速旋轉裡含苞待放。須臾間,從人體柔軟體腔內激烈地噴發後而汩汩流出的大量鮮紅,是她此世最初、也是最後的莖葉。


冷酷地等待著一生僅此一次可展現在世人面前她那妖冶詭麗的美好樣貌──如劇場舞台上妝容精緻而激昂地舞著的演員與那漂亮飄逸的紅裙擺,是誰湧出不止的暖熱,賜予了她難以割捨的眷戀溫度,以及,難以抗拒的極致誘惑。


嬌小而璀璨的花啊,究竟是在我害怕卻永不可觸你那溫暖跳動的心窩處代替了我深情款款地綻放著;或是回到了早已變得冰冷的大氣它寬闊無盡的懷抱裡;還是在我覆著你曾讚美過的烏黑亮髮下的左額開出了染上血與腦漿紅白交融的雙色異花?





我是那樣深愛著你,所以我願意為你做不起眼的莖與葉。

只願你、你純粹的靈魂、你美好的才能,能夠再度於我夢裡遠方那燈火闌珊處的暗夜中盡情肆意地盛放──如同你胸口上那朵血口大張而冷冽的花。


儘管你與我的體溫逐漸流失熱能,半闔的迷濛臻色雙眼透露著我熟悉的驚恐與陌生的不捨。


我與你,最後還是相擁著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最近想先緩一緩了,其實正確來說有一陣子沒寫東西了,就同人方面而言。

不過從上次的Lotus那篇開始,就開始有些想延續以花為主題的故事,至於裡面的人物是誰我想從這篇開始已經不那麼重要了,畢竟我還是很習慣以自身的感受去帶入文字裡,所以這篇的內容或多或少可以說明最近的狀況。

忘了說靈感來源,是一種叫做達姆彈的子彈,有興趣的話可以上網查看,不過也很容易看到他所造成的傷口示意圖了,所以要小心點(笑)



评论
热度(4)

© L'isle joyeuse | Powered by LOFTER